十年畫心,她用堅持點燃“折翼天使”的光亮天空
2021-09-10 10:19  來源:鎮靈通 瀏覽量: 454

記者金施施 陳方寧 趙寅

“排——隊——”,柯西玲大聲重復著這個詞語近二十遍,這一幕發生在景和學校9月8日的一堂語文課上。

在特殊教育行業,有這樣一群學生,因為身體或是智力上的缺陷和正常的社會生活節奏產生了“時差”,和世間美好間裂出了“縫隙”,他們被稱作“折翼的天使”。幸運的是,還有這樣一群人,用愛心和堅持縫補翅膀,用耐心和熱情填平裂縫,他們有個共同的名字——特教老師。

柯西玲就是這支特教隊伍中的普通一員,在特教崗位上,她有過迷惘,也想過退縮,但面對一群“折翼”的孩子,她告訴自己他們需要她的支持,哪怕這股力量不是那么強勁。為了這些孩子的成長和未來,她選擇繼續前行,在這條路上自己也蛻變得更加溫柔堅韌。

是陰差陽錯,也是命中注定

“我想弄明白為什么他會這樣?”被問到選擇這個行業的初衷時柯西玲回應道,在村里的小學讀書期間,當時班上只有9名學生,其中一名學生就有智力上的缺陷,面對他時常做出與普通孩子不一樣的舉動,在求知欲的驅使下,一顆好奇的種子在她心中埋下。

隨著時間流逝,種子破土而出、冒芽生葉,加之夠格的專業成績,就這樣,柯西玲帶著一腔熱血踏入了特殊教育這個“小眾圈”。

“我和‘9’這個數字還蠻有緣分的。”柯西玲笑著說道,學校剛成立的時候,全校只有9名學生,自己則是4名特教老師之一。

2011年,從臺州學院特殊教育專業畢業的她,剛好遇上鎮海區唯一一所特殊教育學校——景和學校的建立。一切順其自然,她踏上了特教老師的崗位。

沒有分數的試卷,要用心感知成績

面對隨時可能癲癇發作、不受控制做出打罵行為的學生,面對不是黑紙白字可以看見的成績,面對志存高遠卻停滯不前的自己,柯西玲表示初入職場的她曾退縮過,“看著其他學校的老師‘桃李滿天下’,而自己的教學卻常常連最基本的回應都無法得到,挫敗感和落差感不言而喻。”

但漸漸的,柯西玲也找到了特教老師獨有的成就感——來自于在普通人看起來非常不起眼的小變化,而正是這些看似微小的變化為她的職業生涯注入了一針“強心劑”。

有學生會早上一見面就給你一個大大的擁抱;有曾對學校產生質疑的家長在看到孩子順利從學校畢業進入社會工作后,在畢業典禮上聲淚俱下地感謝學校;有學生能通過引導逐漸打開心扉,主動開口與人交流……

“這是一個從無到有的過程,好像真的能改變一個孩子的一生,家長們也對生活重新有了希望,自己的工作仿佛被賦予了一種特殊的使命感。”柯西玲的言語中飄出一股自豪味兒,孩子們不再是一個個有去無回的“黑洞”,反之成了敲之即響的“銀鈴”。

“特別”的他們,應該被溫柔對待

在一個相對開放自由和充滿鼓勵的校園環境下,他們能把情緒控制得很好,與人相處懂禮又熱情,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可喜可愛和珍貴品質,面對這樣一群孩子,柯西玲常常思考:何謂“特殊”,何謂“平常”? 這些“折翼的天使”,真的該被定義為“特殊”嗎?

她給自己的答案是:與其說他們“特殊”,不如說他們“特別”。手指輕觸你的胳膊,迎以靦腆笑容的他們特別治愈;嘗試千百次,只為讀準一個漢字的他們特別真摯;教師節來臨,送上自制賀卡的他們特別暖心。

一面絮叨,一面回憶,柯西玲的思緒被拉回幾年前的那個夏天。當時她崴了腳,行動不便,本想在家休養幾天,卻恰逢學校部分老師外出培訓,考慮到孩子們不能沒有人管,她決定帶傷上班。每次上課,她的凳子都是孩子們幫忙搬好,午休期間,他們還把自己坐的凳子拼接成床,只為讓他們喜愛的柯老師能舒服一些。“凳子雖然是冰冷的,但躺在上面卻感到無比溫暖,就這么安靜地躺著,看著教室的天花板,當時眼淚竟不知不覺地流了下來。”柯西玲說起這段故事還有些哽咽,“他們能為我做這些是我沒想到的,情感的表達對他們來說并不容易,可是他們的行動卻實實在在讓我感受到我是幸福的。”

特殊教育不是簡單灌輸,而是點燃火焰,那火焰不僅照亮了孩子們周圍的黑暗,也溫熱了柯西玲柔軟的內心。如今她也成為了一名母親,有一個可愛的女兒,她表示等女兒再長大些,對事物有了認知,就帶她來學校看看,告訴她社會上還有這么一群人需要得到我們的支持。

懷揣夢想和期待,在“靜待花開”的道路前行

十年前,4名老師,9名學生;十年后,16名老師,50余名學生。柯西玲見證著學校師資力量越來越強大,基礎設施越來越完備,教學水平越來越專業。同時,柯西玲也不斷為自己充電,以更加飽滿的姿態幫助孩子們在成長的道路上,跨越重重障礙,助力他們展翅高飛。

雖然有老師們全心全力、無微不至的關懷和付出,但仍會有學生在完成學業后,從“校門”重返“家門”。柯西玲很希望自己的學生在走出校園后,能夠走上工作崗位,哪怕是擰螺絲、串珠子、做清潔這樣一些簡單的工作。不過,望見窗外在操場上奔跑的孩子,她嘟囔著:“只要孩子感覺到快樂,也許就夠了。”

“我們國家日益富強,對特殊教育行業在政策和資金上的支持也是穩步增強,我就是其中的受益者,要是當時沒有景和學校的建立,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工作。”柯西玲對于特殊教育行業的未來充滿信心和期待,“我希望我能更專業,在自己能力范圍內做到最好,在特教這條路上走得更穩、行得更遠。”

特殊教育或許就是人類所有職業中為數不多的“悠然獨行”,它走在自己的安靜世界,靜靜地綻放著。而選擇這份職業的人們,只要堅持著,也一定會走出自己的一條道路,一條“靜待花開”的道路。

編輯:金施施

相關推薦
久久久一本精品99久久精品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