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藝人|潘壘:解鎖殘缺美,修物也“修心”
2021-09-01 09:39  來源:鎮靈通 作者: 蘇瑩瑩 瀏覽量: 356

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中華民族智慧與文明的結晶,它既是歷史發展的見證,又是珍貴的、具有重要價值的文化資源。傳承了千百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每一件都蘊藏著一串故事,等待有心人去細細聆聽;一件件保留著傳承人溫度的作品,在人們的腦海中暈染出一幅文明流淌、逶迤婉轉的畫面。“守藝人”專欄,通過講述非遺傳承人的故事,帶大家近距離感受非遺背后的地方歷史文化、風土人情,體驗非遺的魅力。

? ? ? ? ? ?

記者  楊淑蕓  蘇瑩瑩  朱蓓蕾 王余晨寅 方琦 (文/攝)

“大都好物不堅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破碎,往往是時光與我們耳鬢廝磨后,共同留下的痕跡。

小時候,家里的東西破了都是拿去給街上的“巧匠”們修補。在物質充裕的今天,人們似乎少了份昔日的“戀物”,鮮少有人愿意費力修繕一個損壞的物什。

然而在鎮海,80后漆藝專業博士潘壘卻對殘缺的物什情有獨鐘。他通過“髹漆金繕”技藝,讓破碎的器物“重獲新生”。

髹漆,指把漆涂在器物上,是漆藝的統稱;金繕,是漆藝的一個分支,是指以天然大漆為粘合劑,對破損陶瓷、金銀器、家具等器物進行粘接和補缺,并在接縫上敷以金粉或貼上金箔裝飾的一種工藝技法。

“讓殘破不堪的陶瓷器再次擁有完整形態并被賦予新的美感,正是‘髹漆金繕’技藝的神奇之處。”潘壘介紹,經過金繕修復的器物,其表面會留下一條條金色線條,線條的粗細變化、輕重緩急,缺塊的形態、色彩,都決定著器物是否能被賦予新生,也最考驗繕物師的功力和審美。

金繕的過程沒辦法一蹴而就,從前期的清理、拼接、補缺,到后期的補漆、裝飾、罩光,每道工序都需極致的細心。而且天然大漆對溫度、濕度有特殊要求,因此,修復一件瓷器,需要兩到三個月的時間,大件物品的修復有時長達數年。

“每個器物從被制作出來,到被人使用,難免磕磕碰碰,就好像一個人的生命歷程里總會遇到坎坷。髹漆金繕則代表一種態度:坦然接受生命中的不完美,在無常的世界中恪守心中那份對美的向往。”潘壘說,修物的過程其實也是“修心”。

入行金繕修復,潘壘屬于“半路出家”。大學時期的一次漆畫選修課,他與漆藝結下不解之緣。“漆藝是中國最古老的傳統工藝之一,距今已有8000多年的歷史,卻在日韓發展興盛。”潘壘說。

為此,2006年本科畢業后,潘壘赴韓國求學,深入研究漆藝相關知識,并將研究重心放在“金繕”技藝上。2017年2月,他從韓國東方文化大學院畢業,成為國內屈指可數的漆藝專業博士之一。

學成后,潘壘選擇回國發展。而寧波作為我國漆藝的發源地之一,是潘壘創業的優選。

2018年,潘壘在寧波市大學科技園成立寧波博通文化創意有限公司,探索將傳統漆藝與現代技術、現代設計理念相結合,通過開發漆藝相關文創產品,讓傳統漆藝融入現代人的日常生活。

色彩絢麗的漆珠手串、古樸雅致的漆彩茶罐、兼具美觀性實用性的漆筷……公司展廳內陳列著各類漆器作品,置身其中,仿佛穿越回古代。

“找到漆藝的產業化承載點,也是傳承非遺的一種方式。”作為“髹漆金繕”技藝鎮海區級非遺傳承人,潘壘還通過在鎮海新材料小鎮、各高校開設金繕修復公開課,舉辦金繕技藝研修班等方式,向更多人推廣金繕技藝、大漆文化。

目前,潘壘已舉辦金繕技藝研修班二十余期,共有一百余人取得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認可的職業技能證書,并且結業的學員中已有人通過金繕修復開啟了全新事業。

近年來,隨著文物題材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國家寶藏》《了不起的匠人》等在網絡走紅,古器物修復受到越來越多年輕人的關注。也許在不久的將來,我們能有幸見證漆藝大國的再度崛起。

? ? ? ? ? ?

一項技藝,需要一代代守藝人心手相傳

優秀傳統,期待更多普通人弘揚傳承

鎮靈通發出誠摯邀約

如果你身邊有老底子、老手藝

歡迎發送相關線索及聯系方式到郵箱

3190671901@qq.com

微信號:xiaozhenzhen17

編輯:蘇瑩瑩

相關推薦
久久久一本精品99久久精品66